莫言吾

希望大家都是最好的样子。
  1. 【刺青】京震现代RPS 杀手梗(短完)

    妹妹 @傻白甜战将酱酱 说想看【京震】。

     

    恩,虽然逆了我的CP不过我是个有原则的妹控,恩。

    -打了震京TAG是因为只有一小点反攻情节,主京震,不能接受逆CP的小伙伴还是慎重食用。

     -尊重真人演员所有生活和权利。

     

    ————————————————

     
     
     
     
     
     
     

    01.

     
     
     
     
     
     
     

    那教琴的先生有一双修长的手。

     
     
     
     
     
     
     

    规规矩矩的袖口刚好搭在腕骨,整洁而禁欲。

     
     
     
     
     
     
     

    消瘦而白皙,骨节分明却不突兀,放松的时候也并不会令人感觉过分柔软,指长而有力,用力的时候会有分明的骨骼突起。

     
     
     
     
     
     
     

    比如,拨动琴铉时。

     
     
     
     
     
     
     

    比如,抓着床单时。

     
     
     
     
     
     
     


     
     
     
     
     
     
     

    “老师,那个大哥哥又来啦。”

     
     
     
     
     
     
     

    “今天有没有听老师的话啊?”

     
     
     
     
     
     
     

    “嗯,有!”

     
     
     
     
     
     
     

    “真棒,这个奖励给你。”

     
     
     
     
     
     
     


     
     
     
     
     
     
     

    张震这次的学生是个刚读小学的女童,家中父母常年定居海外,却一心向往传统艺术,这次辗转回国,便有心让独女学习琴艺。

     
     
     
     
     
     
     

    “如今肯学琴的人越来越少了。”

     
     
     
     
     
     
     

    那时候张震一本正经地叹息,吴京笑他说话愈发像个忧国忧民的老头子。

     
     
     
     
     
     
     

    那也是他们为数不多的几次…算做谈心?

     
     
     
     
     
     
     

    他们对彼此的生活几乎一无所知。

     
     
     
     
     
     
     

    他们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便是上床。

     
     
     
     
     
     
     


     
     
     
     
     
     
     

    “这衣服适合你。”教琴的人收拾好琴谱,连声音都如同琴声般清冷。

     
     
     
     
     
     
     

    “还不是你说打扮太夸张会吓到你的宝贝儿学生。”来人低头看看自己规矩的帽衫牛仔裤,娃娃脸上堆着笑,语气却是有些发酸了。“哎,不说这个了,走嘛,吃饭去?”

     
     
     
     
     
     
     

    琴师低头勾起一个浅浅的笑。

     
     
     
     
     
     
     

    脑子里都是刚才对方带来糖果给自家学生的模样。

     
     
     
     
     
     
     


     
     
     
     
     
     
     

    一脸阳光的人笑弯了眉眼,几步跟上,伸手想拉住那手指,却被不动声色地躲过。

     
     
     
     
     
     
     

    依旧阳光的笑容没有一丝波澜。

     
     
     
     
     
     
     


     
     
     
     
     
     
     

    只是,真的很遗憾呢。

     
     
     
     
     
     
     

    那是天生便适合弹琴的手。

     
     
     
     
     
     
     

    指甲保养得很好,指侧有细细的薄茧。

     
     
     
     
     
     
     

    那手指更适合被人执在手中把玩,而不是扣动冷硬的扳机。

     
     
     
     
     
     
     


     
     
     
     
     
     
     

    02.

     
     
     
     
     
     
     

    “有谁会想到呢,这么温文尔雅的琴师,为人师表,竟然还接杀人的生意。”

     
     
     
     
     
     
     

    人为财死。

     
     
     
     
     
     
     

    “那你呢?一副无辜的娃娃脸,还不是做了暗巷里的纹身师。”

     
     
     
     
     
     
     

    “哎,我可是有执照的,正经生意。”

     
     
     
     
     
     
     

    鸟为食亡。

     
     
     
     
     
     
     


     
     
     
     
     
     
     

    03.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远比现在狼狈。

     
     
     
     
     
     
     

    浑身是血的人一头闯进角落的纹身店,吃着泡面的人抬头看了看,说了声欢迎光临。

     
     
     
     
     
     
     

    后来吴京说,那时候你看起来像头受伤的豹子。

     
     
     
     
     
     
     

    张震说,你像个见死不救的畜生。

     
     
     
     
     
     
     


     
     
     
     
     
     
     

    “有人在追你?”

     
     
     
     
     
     
     

    “…嗯。”

     
     
     
     
     
     
     

    “为什么?”

     
     
     
     
     
     
     

    “我杀了他们老大。”

     
     
     
     
     
     
     

    “…你倒是信任我。”

     
     
     
     
     
     
     

    “……你现在要是出去喊人,我敌不过。”

     
     
     
     
     
     
     

    “见到我的事儿,有任何人问起,帮我保密。”受伤的人随手扯过桌子上的纱布止血,想了想又补了句。

     
     
     
     
     
     
     

    “好啊。”年轻的纹身师答应得痛快,附赠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那这个人情,你打算用什么还?”

     
     
     
     
     
     
     


     
     
     
     
     
     
     

    04.

     
     
     
     
     
     
     

    “做个朋友嘛。”

     
     
     
     
     
     
     

    “我没有朋友。”

     
     
     
     
     
     
     

    “那…做情人如何?”纹身师笑得一脸纯良,“我会很温柔的。”

     
     
     
     
     
     
     


     
     
     
     
     
     
     

    05.

     
     
     
     
     
     
     

    滚到床上似乎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只是第一次主动的人,却是寡言的杀人者。

     
     
     
     
     
     
     


     
     
     
     
     
     
     

    那时已近年关,学生的家长客气地说,老师啊,这大过年的,您也别太劳累了,好好陪陪家人。

     
     
     
     
     
     
     

    “谢谢您,我…不大在意节日。”

     
     
     
     
     
     
     

    闲得无聊赶来的纹身师看到对方那一瞬间眼里的落寞。

     
     
     
     
     
     
     


     
     
     
     
     
     
     

    “对啦,下周五是我生日,你来陪我吃顿饭吧。”对面的人双手合十,明明是个大男人了,撒起娇来却意外地没有违和。

     
     
     
     
     
     
     

    “…除夕?”

     
     
     
     
     
     
     

    “嘿嘿,这不是赶巧了。”

     
     
     
     
     
     
     

    “我看看吧。”

     
     
     
     
     
     
     

    还说不在意…日子都记得这么清楚。

     
     
     
     
     
     
     


     
     
     
     
     
     
     

    到底还是去了。

     
     
     
     
     
     
     

    开门的人穿着滑稽的卡通围裙,挂着一脸“我就知道”的笑。

     
     
     
     
     
     
     

    “诶…给人庆祝生日都不带礼物的啊。”

     
     
     
     
     
     
     

    “…你会做饭?” 来人直接无视那一副夸张的委屈神色。

     
     
     
     
     
     
     

    平时明明要不泡面要不就出去吃…

     
     
     
     
     
     
     

    “这不是给你做嘛。”那人倒是答得一副理所当然。

     
     
     
     
     
     
     


     
     
     
     
     
     
     

    那天晚上两个人都喝了酒,张震躺在床上伸手拉住要离开的人,睫毛有些发颤,却终是一句话也没说,指尖够上对方的衣领。

     
     
     
     
     
     
     

    “为什么?”后来他顶进他的身子里,锢着身下的人不敢轻举妄动,低头问。

     
     
     
     
     
     
     

    “你做饭…很好吃,”疼得身子有些发颤的人偏过头,“我只是不习惯欠人情。”

     
     
     
     
     
     
     


     
     
     
     
     
     
     

    “生日礼物,我很喜欢。”

     
     
     
     
     
     
     


     
     
     
     
     
     
     

    06.

     
     
     
     
     
     
     

    后来他们上床的次数越来越多。

     
     
     
     
     
     
     

    身体的契合,极致的快感。

     
     
     
     
     
     
     


     
     
     
     
     
     
     

    吴京点上烟,夜色下的侧脸有些细小的胡渣,压在颈上的时候刺痒得难耐,此刻被烟雾一下下打着,倒有了几分沧桑的味道,好像平日的单纯嬉笑才是伪装。

     
     
     
     
     
     
     

    “来一根?”夹起一根递向他的床伴。

     
     
     
     
     
     
     

    夜色里看不清张震的神色,只知道那人抬头幽幽看了他片刻,直接用唇咬上自己的手指,舌尖便卷走了吸了一半的那根烟。

     
     
     
     
     
     
     

    再转身,修长的手指夹着烟,淡色的雾从薄唇间吞吐,留身后的人一脸玩味的神色。

     
     
     
     
     
     
     


     
     
     
     
     
     
     

    吴京在夜色里笑了。

     
     
     
     
     
     
     

    笑得不再无辜,而是带着暗哑的陌生。

     
     
     
     
     
     
     


     
     
     
     
     
     
     

    “你知道吗,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想上你。”

     
     
     
     
     
     
     

    “因为你总是一副性冷淡的样子。”

     
     
     
     
     
     
     


     
     
     
     
     
     
     

    “呵,那为什么等那么久”

     
     
     
     
     
     
     

    “那个时候的我重伤,明明就无法反抗。”

     
     
     
     
     
     
     


     
     
     
     
     
     
     

    “怎么,难道你现在就会反抗了?” 手指悄悄探到还有些合不上的穴口按揉,无辜的声线有些戏谑。

     
     
     
     
     
     
     

    “你知道我可以杀了你。”

     
     
     
     
     
     
     

    “哦?那你就试试看…”

     
     
     
     
     
     
     


     
     
     
     
     
     
     

    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07.

     
     
     
     
     
     
     

    “你和别人做过吧。”

     
     
     
     
     
     
     

    “当然。”

     
     
     
     
     
     
     

    “男人?”

     
     
     
     
     
     
     

    “女人。”

     
     
     
     
     
     
     

    “那你呢?”

     
     
     
     
     
     
     

    “当然。”

     
     
     
     
     
     
     

    “男人?”

     
     
     
     
     
     
     

    “女人。”

     
     
     
     
     
     
     


     
     
     
     
     
     
     

    08.

     
     
     
     
     
     
     

    吴京的小腹上有一道伤疤。

     
     
     
     
     
     
     

    “怎么弄的?” 素日冷淡的人皱了皱眉。

     
     
     
     
     
     
     

    “小时候不懂事儿,打架被人捅的。”

     
     
     
     
     
     
     

    “没事儿的。”倒是娃娃脸的人反过来安慰。

     
     
     
     
     
     
     

    对方只是沉默,忽然轻轻低头,双唇印上那略显狰狞的痕迹。

     
     
     
     
     
     
     

    抬头的时候连自己都有些恍惚。

     
     
     
     
     
     
     

    下一刻被按在床上狠狠剥夺呼吸,唇齿碰撞间有铁锈的味道。

     
     
     
     
     
     
     


     
     
     
     
     
     
     

    那是他们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接吻。

     
     
     
     
     
     
     


     
     
     
     
     
     
     

    09.

     
     
     
     
     
     
     

    他们偶尔回去老旧的宾馆租碟片。

     
     
     
     
     
     
     

    杀手的故事,纹身师说,就当了解你的生活。

     
     
     
     
     
     
     

    他说,那是假的。

     
     
     
     
     
     
     


     
     
     
     
     
     
     

    “你看,他们总说,杀手不能有弱点,你有没有弱点啊?”

     
     
     
     
     
     
     

    “…有。”

     
     
     
     
     
     
     

    “女人?”

     
     
     
     
     
     
     

    “……”

     
     
     
     
     
     
     


     
     
     
     
     
     
     

    纹身师笑笑,也不再找话题。

     
     
     
     
     
     
     

    只是那天晚上他被摆成各种姿势操得红了眼眶,对方也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10.

     
     
     
     
     
     
     

    针头刺进皮肤,颜料强硬地挤进细胞间的空隙。

     
     
     
     
     
     
     

    痒,而疼。

     
     
     
     
     
     
     

    却因为看到那人难得认真的样子而分神。

     
     
     
     
     
     
     

    认真得…想让人破坏。

     
     
     
     
     
     
     

    于是手指不安分地抵上对方的小腹,慢慢下滑。

     
     
     
     
     
     
     

    难得有了恶作剧的心情。

     
     
     
     
     
     
     

    却忘了自己还在对方针下。

     
     
     
     
     
     
     

    被抓了手腕,抬头对上刻意的无辜眼神。

     
     
     
     
     
     
     

    “别动。”那人依旧一脸纯良。

     
     
     
     
     
     
     

    “我不想弄疼你。”刻意压低的声音。

     
     
     
     
     
     
     

    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忽然红了耳根。

     
     
     
     
     
     
     


     
     
     
     
     
     
     

    11.

     
     
     
     
     
     
     

    “你想做刺青?”

     
     
     
     
     
     
     

    “嗯。”

     
     
     
     
     
     
     

    “怎么,终于想要有点杀手的样子了?”

     
     
     
     
     
     
     


     
     
     
     
     
     
     

    “那有喜欢的图案吗?”

     
     
     
     
     
     
     

    “没有。”

     
     
     
     
     
     
     

    “哈哈,要不就刺我的名字吧?”

     
     
     
     
     
     
     

    “好。”

     
     
     
     
     
     
     


     
     
     
     
     
     
     

    12.

     
     
     
     
     
     
     

    “哈哈,我开玩笑的,那个,这个图案更适合你。”无辜的笑容第一次有些慌乱,“这个是我自己设计的,我很喜欢。”

     
     
     
     
     
     
     


     
     
     
     
     
     
     

    13.

     
     
     
     
     
     
     

    吴京的确很喜欢那个图案。

     
     
     
     
     
     
     

    从一侧的肩头延着侧腰转到胯骨,再隐隐没入股间。

     
     
     
     
     
     
     

    精致而不妖。

     
     
     
     
     
     
     

    纯粹而华丽。

     
     
     
     
     
     
     

    完美地勾勒所有的敏感带。

     
     
     
     
     
     
     

    那刺青渐渐消肿,被人压在身下吸吮,抚摸,偶尔被按揉得青紫,偶尔被留下红色的印子。

     
     
     
     
     
     
     

    他们更加激烈地做爱。

     
     
     
     
     
     
     


     
     
     
     
     
     
     

    14.

     
     
     
     
     
     
     

    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被仇家众人发现,小纹身师拉着他跑出几条街,躲进闭塞的巷子,步伐意想不到地敏捷。

     
     
     
     
     
     
     

    “你先待在这里,我去引开他们。” 娃娃脸上再无一丝稚气,推开自己的动作丝毫留下任人拒绝的时间。

     
     
     
     
     
     
     

    后来他在刺青店等了好几天。

     
     
     
     
     
     
     

    他觉得他大概不会回来了。

     
     
     
     
     
     
     


     
     
     
     
     
     
     

    15.

     
     
     
     
     
     
     

    他回来的时候他上去给了对方一拳。

     
     
     
     
     
     
     

    “很危险你他妈知道吗!他们盯上你怎么办!你当自己有几条命!”

     
     
     
     
     
     
     

    难得的爆了粗。

     
     
     
     
     
     
     

    “你…在担心我?”对方猛地凑近,笑得欠扁。

     
     
     
     
     
     
     

    “对不起嘛…下次不会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他想,他大概这辈子都无法拒绝这笑容了。

     
     
     
     
     
     
     


     
     
     
     
     
     
     

    16.

     
     
     
     
     
     
     

    年轻的纹身师会不时的,会长时间的出差。

     
     
     
     
     
     
     

    “刺青也是们艺术,是艺术就要交流的…”

     
     
     
     
     
     
     

    “别说那么好听,不就是接私人的活儿。”

     
     
     
     
     
     
     

    包吃住,从设计图案到疗养,多半是有钱人的生意。

     
     
     
     
     
     
     

    “诶?…你,这是在吃醋?”大型犬一样凑上来,笑眯了眼,“好啦,放心不是被包养。我不多赚钱,怎么养活你。”

     
     
     
     
     
     
     


     
     
     
     
     
     
     

    后来他“出差”的频率越来越多。

     
     
     
     
     
     
     

    他说,别做这活儿了,不适合你。

     
     
     
     
     
     
     

    他说,我来赚钱。

     
     
     
     
     
     
     

    他说,有的路,一旦上了,就再也走不了了。

     
     
     
     
     
     
     


     
     
     
     
     
     
     

    17.

     
     
     
     
     
     
     

    “走!”

     
     
     
     
     
     
     

    被拉上车的刺青师一脸错愕。

     
     
     
     
     
     
     

    “是上次追杀我的人,他们只怕找到了你的地址。”开车的人额头上已经挂上汗珠,方向盘猛打,橡胶摩擦地面发出尖锐的声音。

     
     
     
     
     
     
     


     
     
     
     
     
     
     

    甩掉身后的人是在两个小时后。

     
     
     
     
     
     
     

    车胎被打爆,却也因祸得福拐进对方难以发现的地道。

     
     
     
     
     
     
     

    “你在害怕…” 暗夜里看不清吴京的神色。

     
     
     
     
     
     
     

    所以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才会那样紧。

     
     
     
     
     
     
     

    “他们找了人…” 张震压抑着因为剧烈奔跑而喘息的声音,“我的同行。”

     
     
     
     
     
     
     

    “……很厉害?”

     
     
     
     
     
     
     

    “不清楚,但听说是职业杀手。”始终警惕的人再次确认了四下无人,“我曾经和他去处理同一个目标,目标很厉害,我失手了,还被重伤。后来听说他被人杀了,手法利落,甚至没有外伤。”

     
     
     
     
     
     
     

    “我…你!”

     
     
     
     
     
     
     


     
     
     
     
     
     
     

    18.

     
     
     
     
     
     
     

    张震再次醒来的时候,吴京在他的床头抽烟。

     
     
     
     
     
     
     

    他皱了皱眉,想问我们在哪里,却又忽然想起来那是打晕他的正是眼前的人。

     
     
     
     
     
     
     

    动了动手,发现被死死绑在床头。

     
     
     
     
     
     
     


     
     
     
     
     
     
     

    “那个人的名字叫周牧,是嘉华的董事长,接到任务的时候他们说,有另一个人也雇了杀手取他性命,却失败了。”

     
     
     
     
     
     
     

    “你说得对,他的确很厉害,不输于你。”

     
     
     
     
     
     
     

    “我小腹上那个伤口,就是他捅的。”

     
     
     
     
     
     
     

    “好在后来还是被我制住了。”

     
     
     
     
     
     
     

    “杀他的时候,枪被踢远了,只能断了他的脊椎。外表看着,的确没有外伤。”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副业的。”

     
     
     

    “每次我说去出差,其实都是有任务。”

     
     
     
     
     
     
     

    “而且,你也不是什么不知名的小杀手。”

     
     
     
     
     
     
     

    “你知道你的开价是多少吗?一千万。”

     
     
     
     
     
     
     

    “我今天正想去找你,没想到你自己先过来了。”

     
     
     
     
     
     
     

    “你好,我叫吴京。很高兴认识你。”

     
     
     
     
     
     
     

    “你做好准备了吗?”

     
     
     
     
     
     
     


     
     
     
     
     
     
     

    压在身上的气息那么熟悉,却冰凉得像抵在颈间的刀刃。

     
     
     
     
     
     
     


     
     
     
     
     
     
     


     
     
     
     
     
     
     


     
     
     
     
     
     
     


     
     
     
     
     
     
     


     
     
     
     
     
     
     


     
     
     
     
     
     
     


     
     
     
     
     
     
     

    19.

     
     
     
     
     
     
     

    “呵…”被压制住的人丝毫没有慌乱,反而笑得令人心慌。

     
     
     
     
     
     
     

    “吴京哥哥…你当真,不记得我了啊。”

     
     
     
     
     
     
     

    “小时候,我妈妈走得早,继父天天喝酒,然后就知道打我,那时候你住在我家隔壁,过年的时候是你带我回家,说,别担心,有你在不会有人欺负我。”

     
     
     
     
     
     
     

    “后来…你搬走了,我一直在找你。”

     
     
     
     
     
     
     


     
     
     
     
     
     
     

    “你从一开始就计划好了?”

     
     
     
     
     
     
     


     
     
     
     
     
     
     

    “不是,是遇到你之后才认出的。”

     
     
     
     
     
     
     

    “不然你觉得,我会任你亲近?”

     
     
     
     
     
     
     

    “曾经有人告诉我,想要的东西,就要争取。”

     
     
     
     
     
     
     

    “吴京哥哥,这是你教我的。”

     
     
     
     
     
     
     

    “……动手吧。”

     
     
     
     
     
     
     

    死在你手里,大概也算是命。

     
     
     
     
     
     
     


     
     
     
     
     
     
     

    “你还没有回答我。”

     
     
     
     
     
     
     

    张震睁开眼,疑惑地抬头。

     
     
     
     
     
     
     

    颈间的疼痛并未如逾期一样到来。

     
     
     
     
     
     
     


     
     
     
     
     
     
     

    “我是问你,你做好准备了吗?”

     
     
     
     
     
     
     

    “放弃任务,叛离组织,可能会被追杀一辈子”

     
     
     
     
     
     
     

    “这是我们那儿的规矩。”

     
     
     
     
     
     
     

    “所以,你做好准备了吗?”

     
     
     
     
     
     
     

    “和我在一起。”

     
     
     
     
     
     
     


     
     
     
     
     
     
     

    娃娃脸的人收了刀刃,终于露出憋不住的笑意。

     
     
     
     
     
     
     


     
     
     
     
     
     
     

    我当然记得你啊…因为,我也一直在找你。

     
     
     
     
     
     
     


     
     
     
     
     
     
     

    【完】

     
     
     
     
     
     
     


     
     
     
     
     
     
     

    20.

     
     
     
     
     
     
     

    “你…也让我抱一次吧。”

     
     
     
     
     
     
     

    “嘿嘿,别闹。”

     
     
     
     
     
     
     

    “吴京哥哥~~~”

     
     
     
     
     
     
     

    “!!!(天啊,好可爱,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学会撒娇了,这太犯规了QAQ)……嗯。”

     
     
     
     
     
     
     

    【别问我这是什么鬼】

     
     
     
     
     
     
     


     

    京震震京

    评论(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