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吾

希望大家都是最好的样子。
  1.  20

     

    【越兰】荏苒

    01.

    方兰生归来的那天,天墉的雨已是下了三天三夜,却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

    于是陵越看到的,便是湿透了衣襟,额上粘着发丝的少年。

     

    只是那少年本人,却仿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狼狈,只是定定地望着陵越,呆愣了许久,忽然地笑开了。

    “陵越大哥。”

    明明是上扬的嘴角,眼睛却仿佛在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02.

    陵越在得知一切的终局后,便一直在等这一天。迎接他的弟弟归家的那天。

    他曾预想过许许多多的表情和动作,希望能够在第一时刻带给那少年一份温暖,哪怕对方心中的伤痕从此已经再难抚平。可是见到对方的那一刻,他却忽然发现,自己永远都只能是那个惊慌的,手足无措的,笨拙的兄长。

    少年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温声唤着自己,陵越却觉得胸口一滞,竟然险些稳不住身形。那感觉与几日前听闻百里屠苏化为荒魂之后,当是如出一辙,悸痛难忍。

    他知道,那个总是爱说爱笑的少年,只怕已然死在了蓬莱的烈焰之中。

    伸手将少年揽入臂弯,相对无言,任对方打湿了肩头。

     

    03.

    这纷纷扰扰的江湖中,最不缺的便是故事。

    只可惜,是故事,便会有终局。若是平安喜乐的首场,自可成为一段美谈佳话,待到容颜不复时谈起,笑记一场鲜衣怒马;但若是曲终人散,沧海桑田,这一切的苦果便要缠着那留下来的人,一生一世,直至黄泉。

    倾心依赖的二姐早已命丧黄泉;晴雪付出不入轮回的代价,守着屠苏的荒魂,孤注一掷地寻找重生之法,只怕此生再难相见;襄铃回到青丘之国,从此人妖殊途;红玉姐回到昆仑,从此与仙人为伴,不涉人间;甚至连自己曾经倚重的,后来却又恨之入骨的少恭,都终究与巽芳公主和千觞一起,烟消云散。天地悠悠间,所有的人都死已经找到结局,徒留自己一人拥有着奢侈的“未来”。

    一起离开的人那么多,回家的路上却只剩下一个。

    方兰生竟一时不知,自己是赢家,还是输家。

     

    04.

    陵越曾想问兰生,为何不回琴川方家,反而在这天墉住下。

    思索片刻,蓦地了然。

    在所有事情归于沉寂之后,能够记得的,能够互相舔舐伤口的,也再无他人。

    自己与兰生,被生生困在沉痛的记忆里。

    既然挣扎不脱,又何妨不相守。

     

    05.

    连方兰生本人都未曾察觉,喝醉的自己,竟会那般冲动。

    孩子般任性地扯住那人的衣衫,噙着酒气的唇便压上了对方的唇;刻意睁大眼睛不愿放过对方的一丝表情,终于看着那双眼眸从起初的惊讶渐渐一点一点软化,终究化为疼惜。

    那人丝毫没有抗拒。

    微微后撤一步,拉开距离。

    只是轻轻地触碰,两人的呼吸却都有些乱。

     

    方兰生笑弯了眉眼,目光有些迷离地望着眼前的人。

    这人啊,一直一直都是这般温柔的人呢。

     

    “这么宠着我,真的可以吗?”

    “未来掌门这个样子,若是让天墉城的弟子们知晓,怕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吧。”

    “呐…你还记得么,小的时候娘亲说:‘亲一下就不疼了。’”

    “你看起来,太过悲伤了啊….陵越大哥。”

     

    06.

    天墉的紫衣青年从始至终未置一言,只是轻轻拂过对方的额发,浅浅地笑着。

    溺宠吗?能让我如此的人,也只有你了。

    悲伤吗?你眼里又何尝不是如此。

     

    07.

    方兰生终究还是要走的。

    天墉留不住,陵越也不会留。

     

    “大哥,我要走了,回方家,娶月言为妻。”

    少年如此说着,语气淡然,却带着令人信服的坚决。

     

    在年少之际便用尽了所有的最为浓烈的情感,尝遍了这世间的极乐极痛,却还有那么长的一生要走。幸好,应该是平平稳稳的一生。

     

    陵越忽然觉得那个孩子是在一瞬间长大成人,甚至是,在一夜之间变老。

    他欣慰,却也心疼。

        

    从此以后,他是天墉城的掌门;而方兰生是孙小姐的夫,是沁儿的父,是方家的主。

    好在,陵越永远都是方兰生的大哥。

     

    08.

    “兰生,你可有意令沁儿至我天墉修仙?”

    “…多谢大哥好意,不过还是罢了……成了仙,总不免有些寂寥;这人世苦乐,即便浓烈些也别有滋味,而轮回之道,也未必没有妙处。”

    “如此也是。”

     

    09.

    后来,逢年过节的时候,天墉的掌门总能收到方家自制的糕点;

    而方家的老爷,也会收到来自昆仑仙地的丹丸。

     

    10.

    据闻,天墉城十二代掌门陵越于山中小居满百岁而仙逝。

    方家老爷得到消息,一言不发,只是含笑望着昆仑的方向。

    三年后,方家老爷辞世。长女沁儿道:父亲一生,平安顺遂,寿终正寝。

     

    如此,也算相守一生。


    【完】

     

    古剑奇谭越兰陵越方兰生

    评论
    热度(20)
    1. 白色的杏花莫言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