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吾

希望大家都是最好的样子。
  1.  29

     

    【恭苏】职业病

    现代设定

    心理学研究生欧阳少恭 X 小作家百里屠苏


    ————————————

    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是大学同寝的舍友。

    毕业以后,百里屠苏当了作家,欧阳少恭读了研,心理学学位。

    两个单身汉一起租了房子,同居一年,在一起三个月。

     

    挑明关系的是百里屠苏。

    那天编辑打电话来说新的作品老总看了很满意,已经打算出版,即便是百里屠苏这般不爱言语的性格,也忍不住在午餐的时候告诉了欧阳少恭,几句说明白了事情,微微低头,却也不继续吃饭,抬了眼看着对面的人,眼睛里闪着光。欧阳少恭认真地听着,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对方此刻的样子就像小朋友做完练习题等着讨要糖果,眼睛里的笑意一点一点溢出,又带上点自豪,伸手揉乱了百里屠苏的头发,说这么好的事情自然要庆祝一下,晚上会翘课回家做屠苏最爱吃的松鼠桂鱼,声音温柔得不像打着逃课的小算盘,反而透着一股理所当然。百里屠苏低头笑了,觉得新书出版真的是一件好事。

     

    吃完饭两个人靠在沙发上喝酒,一瓶红酒下肚,百里屠苏已经有些醉了,靠在沙发背上低着头听欧阳少恭讲起各种洋酒应该搭配多少比例的软饮,其实他听不太清也听不太懂,只是偏着头眯着眼看那人单色的唇泛着酒光一张一合,侧脸的弧线精致得让人想要触摸,长长的睫毛随着语气一颤一颤的,看着看着,就低低地笑了。欧阳少恭被这笑声打断,回头看同居人已经有些眼神涣散,勾起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轻轻拿过对方的酒杯,说你已经喝醉了不能再喝了。

     

    大概是欧阳少恭这时的神情太像很久以前帮自己改论文时提着笔圈了问题,认真地批注,又抬头伸出修长的手苦笑着用指尖点了点自己的额头的样子;太像生病的时候对方半夜跑到医务室买了药,用温水送自己服下,生生在床边守了一夜的样子;太像收到了学妹递来的情书却看自己闷声不响无奈地问你是不是在吃醋,如果屠苏不喜欢我当然不会接受的样子…百里屠苏一时觉得脑子里满满地都是那人永远温柔的眉眼,而这眉眼现在就在眼前,真实得令人无法呼吸。

     

    百里屠苏知道自己一直想要吻欧阳少恭。

    他只是等到今天才这样做罢了。

     

    已经记不得抵开对方唇齿的时候对方有没有片刻的僵硬,解开对方衣服的时候对方有没有抗拒,百里屠苏只记得自己喝醉了力道大得惊人,只是一味地想要寻求那人的体温,仿佛野兽的直觉的一半,又仿佛挤压了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彻底脱缰。他只记得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疼得想要伸手把脑仁直接抠出来扔到对面的墙上,然后又发现好像身上疼的不知这一个地方。

     

    完全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欧阳少恭背对着自己,裸着的背上一道道红痕,皮肤下肌肉的纹理却依旧好看得让人脸红。百里屠苏忽然觉得巨大的恐慌和尴尬,日光隔着窗帘柔柔地打进来,淡淡地笼罩在那人的身上变得那么不真实,好像只要一步,欧阳少恭就可以这样彻底离开自己的视线。百里屠苏拼命地想要回想起自己胡乱间说了些什么,解释逃避的话都堆到了嘴边,可是张嘴说的却是我喜欢你,少恭,我们在一起吧,然后惊得自己咬了唇低头不言。

     

    那个背影一震,慢慢转身,百里屠苏觉得自己抓着床单的手都在颤抖。

    他在等待宣判。

    他闭上了眼。

    然后感到欧阳少恭的唇印在了自己的眉心,又下滑到唇角。睁开眼看到对方依旧温柔的眉眼,依旧有些无奈,却又多了些溺宠和决绝。

     

    后来欧阳少恭搬到了他的房间,他们在这张床上头挨着头聊天,百里屠苏说要不我们养只狗吧,欧阳少恭说还是养猫吧,你熬夜写东西早晨会起不来,我又要上课,怕会委屈了小狗。百里屠苏闭着眼说恩我听你的,想着这人是不是对所有的生灵都能这般温暖,却又在下一刻被恋人博爱的性子弄得有些不安,翻身压在对方身上递上一个紧张的眼神,惹得欧阳少恭失笑地翻身把他压在身下,一边狠狠夺了呼吸,手上的动作惹得百里屠苏发出有些甜腻的声线。

     

    日子平平淡淡地过着,两人一猫守着不大的房子,手头也没有很宽裕,偶尔出去吃一顿火锅都能乐上半天,百里屠苏却觉得心安,即使笔下的故事再过跌宕起伏,只要离了电脑和键盘,只要每天等着那人回家,他就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如此这般一直不变。

     

    可是他忘了自己是个作家,作家的脑子,总是太过灵活,又太容易深陷。

    他渐渐发现自己厌倦了欧阳少恭的温柔。

     

    那人总是春风般和煦的神情,无论对面是什么人,甚至是家里的猫,甚至是路上的一处风景。仿佛永远都站在高处,仿佛自己对他而言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欧阳少恭从来没有对他说过爱,甚至说过喜欢。

     

    百里屠苏觉得自己越发不知足,即使对方深深埋在自己体内的时候,都觉得那人其实离自己那么远,他好像又看到那天对方的背影,无论如何追赶都触及不到的背影。他开始频繁地问欧阳少恭的去处,开始渐渐拒绝对方的触碰,开始不喜欢家里的猫围在脚边,开始灌了好几杯咖啡还是写不出东西。

     

    欧阳少恭从开始环着他的身子说没关系一定是你写东西累了心情烦躁,到后来打电话来说要留在学校做实验,要通宵讨论课题就不回去了。

     

    三个月,是不是对谁来说都是个坎儿。

    编辑说打电话来说屠苏你真的要休息一下了,屠苏挂了电话,发现自己忽然想好了一个情节。

    一个绝妙的情节,一个赌注的情节。

     

    那天欧阳少恭回来的有些晚,客厅里的灯没有开,他坐在沙发上放下包,拿出材料摆好,轻轻叹了口气就想要去卫生间,却被人从背后环住了脖颈,一只手轻轻擦拭着自己的唇,指间带着熟悉的温度,一只手却从领口向下,不老实地挑逗,温热的呼吸打在耳边,有湿润的触感抵上耳垂。欧阳少恭在黑暗里低头深深地笑了,正要拉了那双不规矩的手调侃对方怎么忽然这么主动,却发现背后的温度蓦地抽离。

     

    百里屠苏开了客厅的灯,顶着一张极其自然的脸,只是自然,自然得像在大街上面对英迈你走来的陌生人。

    “抱歉,只是忽然想到一个情节,觉得可以用在小说里,却不知道怎么描写对方的反应,为了真实的效果也没有来得及和你说就擅自用你做实验了。”

    “早点休息吧,我需要赶紧把刚才的手机的素材写下来。”

     

    百里屠苏看着那人的笑意还没有来及消散,久久地定在脸上,然后仿佛带着面具一般一点点破碎,再陡然崩溃。

     

    欧阳少恭的手紧紧地握拳,指节泛出白色,颤抖的唇张了张又紧紧抿在一起,眼睛里闪着百里屠苏不熟悉的光,然后忽然又笑了,百里屠苏竟然觉得那笑意被抹上了重重的几笔暗色,名字叫做无奈和绝望的暗色。

    “我一直希望能成为你写作的灵感;没想到,不过是你文字里的道具罢了。”

    “百里屠苏,你们作家,是不是都这么可怕。”

    百里屠苏终于看到了欧阳少恭除了温柔以外的神色。

     

     

    百里屠苏再找到欧阳少恭的时候,一向谨慎妥帖举止得当的人在酒吧喝得烂醉,见到他走来,有些痴痴的笑了,然后把头埋在百里屠苏颈间。他说,我知道你不愿意理我了,烦我了,那我就离开家一阵子,我可以等;他说,我知道你写东西心烦了,你没地方发泄和我生气,我可以忍;他说,屠苏,可是你却告诉我只是把我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道具……

     

    不是,不是这样的。

    百里屠苏紧紧拥着身上的人。

     

    第二天百里屠苏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欧阳少恭醒来,看到熟悉的房间,想起什么似的自嘲地一笑。他忽然觉得心脏被抽紧,急急上前拉了对方的手,额头抵着额头道歉。

     

    不是这样的,那的确是想要写在作品里的情节,可是那作品的名字就是我们的生活,你和我,就是那个作品的主角。你不是我的灵感,你是全部的真实世界。我只是…有些慌了,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在乎我…

     

    百里屠苏闭着眼,听到自己的声音到后来已经有些颤抖,他暗暗吸了一口气,悄悄睁开眼,见那人又开始无奈地笑着,叫着傻屠苏,温润地如同春天的阳光。

    百里屠苏觉得,那是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太阳。

     

     

    欧阳少恭吃了早餐又出了门,临走前补上了很久没有的早安吻。百里屠苏红着脸走会客厅,揉了揉贴过来的猫脸。

     

    然后,他就发现了掉在沙发底下露出一个角的文件。

    那是欧阳少恭一直在忙的论文。

    黑体二号字的标题,大得刺眼。

     

    《同性恋者日常心理研究》

    作者:欧阳少恭

     

    百里屠苏忽然觉得头有些发昏。

    他忽然想起来以那人缜密的思维一定早便看出自己不一样的情感,他只是在等一个机会,一个能以最顺畅的姿态完成课题的机会。

    他终于知道那人和自己在一起的理由。

     

    作家不只是唯一可怕的职业啊。

    欧阳少恭从来都不是百里屠苏笔下文字的工具,百里屠苏却一直都是欧阳少恭用来实验的小白鼠。

     

    百里屠苏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人笑得温柔,握着自己的手说你好,我是心理系的新生,这是我的兴趣,也是我以后发展的领域,然后自己傻傻地问,那在你们眼里,是不是所有的人和事不过都是研究的对象,不过都如同笼子里的小白鼠,那人只是依旧笑着,留自己一个人看着那笑容发了呆。

     

    百里屠苏觉得,过了这么多年,他好像终于知道了问题的答案。

     

    【完】

    想看BE的小伙伴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


    —————————— 

    发现忘带东西匆忙赶回来的欧阳少恭推开门,看到的就是百里屠苏目中无神地窝在沙发上,桌子上是自己落下的论文。

    “欧阳少恭,你曾经问我,是不是作家都这么可怕…”

    “其实,比作家还可怕的职业,明明就还有啊……”

    欧阳少恭叹了口气,上前圈了人在怀里。

    “一直都没能告诉你,那天你亲我的时候,我真的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真正拥有你的时候,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明知道你还醉着,还是第一次,却忍不住要了一次又一次…”

    “我一直在等你…”

    “……傻屠苏,那篇论文,你一定没有看到最后吧。”

    “我爱你。”

     

    “——结论:

    …同性恋者的日常心理波动可能较大,易出现敏感偏激的心理,但这并不是畸形病态的证明……彼此真心相待的人,都拥有通过沟通等渠道化解矛盾的能力,都应该拥有最美好的生活,都应该有平等的相爱的权力。”

     

    【完】


    一直觉得作家和心理医生是两种可怕的职业。

    偶尔会有这样的错觉,会不会在作家的眼里一切都被文字化为素材,在心理医生的眼里一切都是案例。

    结论部分完全是不正式的恶搞…剧情需要…不要介意…

     

     

    古剑奇谭恭苏欧阳少恭百里屠苏

    评论(6)
    热度(29)